产妇分娩死亡续:院方称绝不推卸责任

来源:农业咨询网健康频道 责任编辑:wenan1 浏览量: 时间:2016-2-18


张雁灵:时代变革 行业需要怎样引 网售处方药开始试点 专家:放开为 了解一下医药体制最大问题是管得
网售处方药开始试点 专家:放开为 女性坐久容易得附件炎吗你是否知 专家介绍牛皮癣该怎么治疗及症状
张雁灵:时代变革 行业需要怎样引 网售处方药开始试点 专家:放开为 了解一下医药体制最大问题是管得

 

  7月16日14时36分,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发布微博称,云南新东方一名女员工7月13日进入云南玛莉亚医院分娩后不幸离世。消息传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当日,记者与产妇家属和医院负责人取得联系。

 

  产妇徐敏今年28岁,与丈夫王磊都是云南新东方英语培训学校的老师。“8个小时的抢救过程中,医生到底做了什么?我要的就是真相和公道。”王磊说。他告诉 记者,从开始抢救到妻子离世,产妇发生了什么状况,医生采取了何种措施,其操作是否得当,有无延误最佳抢救时机,院方至今没有给出明确解释。

  7月17日16时49分,昆明市卫生局官方微博在《关于网友关心热点问题的回复》中称,盘龙区卫生局已经受理这一医疗纠纷。

  7月18日,玛莉亚医院投资人、总经理吴永同向记者表示:“在抢救过程中,我们是按医疗原则进行的。目前此事正进入医疗事故鉴定相关程序办理,待鉴定结果出来后,我们将据此做出处理,一定不会推卸责任。”

  产妇离世谁之过,云南玛莉亚医院是否该对此事负责?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事件回顾

  俞敏洪7月16日的微博中写道:“云南新东方一名女员工,7月13日下午14时进入云南玛莉亚医院分娩,17时医生突然要求家属在空白病危通知书上签字。 医生隐瞒产妇抢救情况,拼凑抢救设备,14日凌晨1:30产妇转至红会医院,凌晨2:20抢救无效,28岁离开人世。整个过程医院从预警,抢救,转院存在 重大漏洞,敦请相关部门对该医院进行调查!”

  据王磊回忆,妻子自怀孕以来,所有产检都在云南玛莉亚医院进行,检查结果一切正常。7月13日凌晨5时,已临近预产期的妻子出现阵痛,他将其送入玛莉亚医院待产。13日下午14时40分,妻子进入产房,他和其余家人在外等待。

  “下午5点,主治医生突然告诉我们孕妇出现抽搐现象,需要抢救,拿出一张空白的病危通知,让我马上签字。我焦急询问原因,但从医生口中未得到任何答复,只说需要急救,必须签字。抢救期间我们一再追问,但医生始终隐瞒情况。”王磊说。

  对于王磊渴望得到的“说法”,云南玛莉亚医院在7月18日的媒体见面会上公布了分娩救治经过:7月13日产妇徐某在玛莉亚医院分娩,分娩过程中产妇突发意识丧失,牙关紧咬、面色青紫,经过医院多方全力抢救,新生儿转危为安,产妇不幸去世。临床诊断 “羊水栓塞”。

  对于玛莉亚医院的说法,王磊并不认同,“羊水栓塞是转至红会医院以后,由红会医院查出的结论,玛莉亚医院当时并没有告知我是羊水栓塞。”

  记者在王磊提供的病危通知书上看到,诊断一栏里的确写有“羊水栓塞”。王磊表示,这是后加上去的内容,自己签字时还是一张空白的通知单。

  他说:“医生让我在空白病危通知单上签字,同时告知的症状为抽搐,但当产妇离世,我们要求封存病历档案的时候发现,医生篡改了病危通知书,添加了羊水栓塞。”

  王磊进一步说明:“为了争取抢救时间,当时我在忙乱中将家属名字签到了‘主管医师签字’这一栏,从签字位置可以明显看出,医师的签字明显是事后补签的,这也恰恰证明了我在签字时病危通知书是空白的。”

  

 图为病危通知书,红框内签名前者为主管医生齐燕,后者为产妇丈夫王磊

  对此说法,吴永同予以否认:“病危通知单不可能是空白。事后我们召开了内部的病案分析会,抢救医生表示通知单并非空白。诊断一栏里填写的‘羊水栓塞’就是 在抢救过程中发现的,并且已经及时告知病人家属。”对于疑似补签的主管医师签字,吴永同表示,当时医生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抢救病人,签字有可能是后补的。

  8小时里发生了什么?

  经过近8小时的抢救,14日凌晨1时30分,徐敏紧急转院至红会医院,于50分钟后离世。王磊认为,是玛莉亚医院的重大过错,直接导致产妇离世。

  7月15日,王磊将一封控告信递交到盘龙区卫生局。

  控告信中写道:“近8小时的‘急救’耽误了母子生命的最佳时机。直至产妇已无明显生命体征,马莉亚医院才提出送红会医院抢救。马莉亚医院对一个已无明显生命体征的产妇转院,其真正目的是为了掩盖产妇在马莉亚医院离世的事实,是明显的推卸责任行为。”

  赵英慧说,当时发现病情危急后,医生立即实施抢救。期间,医院不仅启动院内抢救程序,还请了外院的麻醉科、ICU、心内科等专家前来会诊。“可以说在抢救过程中,我们是按医疗原则进行的,所有的抢救病历已封存。”

  对于为何没有尽早转院的质疑,赵英慧表示,“并不是我们不想转,而是患者病情决定的。转院有相关规定,如果产妇的情况不具备转院条件,按医疗原则必须就地全力抢救。”

  除延误最佳抢救时机外,王磊认为,医院存在的过错和责任还包括诊断错误,隐瞒抢救情况,对出现紧急状况无预见,无任何抢救设备。

  “抢救过程中,多次有非医务人员,从各个分散的病房拼凑抢救设备送入产房。”事发后王磊选择报警,在当地派出所的协助下到玛莉亚医院调取监控录像。

  对此,吴永同解释:“监控录像的画面,并不能说明我们在拼凑设备,与徐敏的抢救室在一起的,还有4-5间手术室,它们的对外通道都是同一个,设备可能是其它房间需要的。而且,那么长的抢救时间补充药品也是很正常的。”

  卫生局:等待医疗事故鉴定结果

  7月15日下午,应家属要求,相关司法鉴定部门已对死者进行尸检。

  赵英慧表示,事发后,医院依照《云南省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已及时与家属沟通,积极配合家属封存病历、封存产妇血标本、封存胎盘、配合尸检等,并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配合家属对徐某的死亡原因作司法鉴定。现正在等待司法鉴定结果。

  王磊告诉记者,自己已找好律师,准备对玛莉亚医院提出诉讼。诉求有三点:查明事实真相,依法依规严惩医院和涉事医生;严查玛莉亚医院,依法处理,防止类似惨剧再次发生于其他家庭;给予经济赔偿。

  “对于产妇徐某的死亡,云南玛莉亚医院将根据公正的司法鉴定结论,依法依规处理,一定不推卸责任。在救治产妇徐某的过程中若有任何违规违法也愿意接受主管部门的处理。”赵英慧表示。

  昆明市卫生局官方微博在回复此事时称,患者家属已于7月15日向医院所在辖区的盘龙区卫生局进行投诉,区卫生局接到患者家属投诉后当即派执法人员前往处 理,经协商,医患双方同意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目前此事正进入医疗事故鉴定相关程序办理,待鉴定结果出来后再作进一步处理。请各位网友耐心等待。

  网络“声讨”之争

  7月16日,俞敏洪的微博一经发出,便引起网友围观,转载数过万。此外,王磊也在个人微博上实时更新事件进展,对医院提出质疑。一时间,为逝者哀痛惋惜、声讨云南玛莉亚医院医院、批判民营医院的评论内容铺天盖地。

  赵英慧在发布会上表示:“产妇家属在各大网络平台攻击云南玛莉亚医院,甚至攻击整个民营医疗行业。误导不明真相的网络平台用户及社会公众,抵制云南玛莉亚医院,抹黑云南玛莉亚医院及整个民营医疗行业。对此我们深表遗憾。”

  但王磊却说:“我只是希望最大程度地把事件的所有真相告诉大家,把信息尽快告知关心这个事件的所有人,同时也希望公众和媒体最大程度的监督,给我一个真相。”

  “专业问题应该听专家来说,科学问题应科学地回答。”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孙东东表示,在遭遇或听闻一些事件之后,老百姓容易义愤填膺,进而选择传播速度快 捷的网络途径来陈述观点或抒发情绪。他建议采取合理合法途径来解决问题:走司法途径;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到属地卫生行政部门投诉,进行行政调解。  


转载请注明:http://health.zgny.com.cn/i/i2/11584.html

TAG:产妇分娩死亡